<rt id="e8i0s"></rt>
<tr id="e8i0s"><xmp id="e8i0s"><object id="e8i0s"><wbr id="e8i0s"></wbr></object>
<rt id="e8i0s"></rt>
<code id="e8i0s"><wbr id="e8i0s"></wbr></code>
<rt id="e8i0s"></rt>
<tr id="e8i0s"><xmp id="e8i0s">

鐵路“譜曲者”:烈日下最美的堅守

0 jxy jxy 來源: 六安發布

      連日來,我市氣溫居高不下,高溫預警頻發,用電量大增。在這樣的“燒烤”模式下,鐵路電力線路工是怎樣保證鐵路“大動脈”的正常、安全運行呢?日前,我們來到現場,與鐵路上的電力線路工“零距離”接觸,深刻感受到他們在烈日下一份最美的堅守。


       一談到鐵路職工大家首先的反應通常是:售票員?列車員?檢票員?亦或是火車司機?這次的主角——電力線路工很少跟人們直接打交道,但他們卻和鐵路安全運輸密不可分。眾所周知,炎炎夏日車站內的空調制冷、燈光照明、電梯運作要用到的是電;售票廳內查票、訂票、出票、刷票要用到的也是電;告示列車出發、運行、停車的通信信號要用到的還是電,而電力線路工的職責就是縮短停電時間,減少停電次數,保障鐵路運輸生產用電穩定可靠,

       一大早,我們跟隨合肥供電段六安供電車間書記徐磊來到梓村莊——官亭貫通線設備維修地,只見鐵路電力線路工們已經穿著醒目的橘黃色工作服,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了。六安電力工區副工長黃亮亮介紹說,夏伏高溫室外維修作業,作業人員高空體力透支較快,必須在維修計劃點內合理利用時間進行維修作業,盡量避開中午的高溫時段,保證在規定的時間點內完成絕緣線更換和設備維修。同時,為了提高工作效率,作業人員要提前一天備好工器具材料和防暑降溫用品,在當天作業人員早上五點半就要起床,早晨六點就要在工區會議室召開安全預想會,由作業負責人分配一天的工作任務,早晨七點人員必須到達作業現場做好開工準備,等待工作負責人發布開工命令。

      雖然是早上,但太陽已經升起,火熱的驕陽親吻大地,熱力四射,撥開齊膝深的草地,穿過樹林,走過一段長長的鐵路線到達了第一個維修地時,大家渾身已經被汗水浸透。電力工人們開啟了一天的工作,上午的作業任務主要是對寧西線上的貫通線進行設備維修,將10千伏裸導線更換成絕緣線,減少惡劣天氣對供電線路的影響以達到減少停電次數,縮短停電時間的目的。因時間緊、任務重,電力工人們不敢有一絲的懈怠,他們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時間點一到,就要結束手中的活,否則將影響列車的通行,留下安全隱患。烈日的炙烤下,溫度達到了42℃,汗水浸濕了他們的工作服,有時候汗水流進眼睛里也只能隨手一抹,手上的工作一刻不停,甚至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

      沿線砍青也是門學問活

      暑季的到來,陽光充足雨水充分,沿線設備附近的樹木如長個的孩子般不斷生長,看著一片綠意盎然,電力線路工們不禁“頭疼”了起來。

      徐磊說,瘋長的樹木總會不經意間把“手”伸進設備限界內,這可是個大問題,輕則引起電力線路跳閘失電,重則影響列車運行停車造成鐵路事故。“我們持續開展了鐵路環境問題整治工作,主要對鐵路沿線彩鋼瓦、建筑物以及輕質漂浮物排查整治專項活動,將影響供電安全的其他外部環境隱患都納入專項整治內容。近期開展的主要是危樹整治工作,加快管內鐵路供電沿線危樹砍伐、修剪處理,每周上報工作進度,防止臺風暴雨天氣造成危樹傾覆、侵限影響供電設備,避免危樹引發的停電故障。”

      沿線砍青可是一門學問活。砍青是個粗活,但是細節可不少,哪些樹木生長周期快要連根斬除不留隱患,什么樹木威脅較小可以只截枝去冠,樹木多少高度伏倒會損壞設備,從樹木哪個部位開始砍才不會倒向線路等等,只有多次實踐才能掌握其中的奧秘。長達幾十甚至上百公里線路的危樹,往往就靠一個工區十來個電力線路工清除,其中的艱辛不言而喻,但他們卻樂觀打趣地說道:“我們這可是免費健身,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其實,工作中我們經常遇到因為樹木原因導致停電故障影響鐵路運行的,所以特別希望鐵路沿線的老百姓家在栽種樹木之前能注意到鐵路的安全運行問題,遠離鐵路線路。”徐磊說道。

       鐵路版“荒野求生”

      每一天,電力線路工們都在翻山越嶺,上演著鐵路版“荒野求生”。連綿漫長的鐵路軌道通向一個又一個車站,電力線路則伴隨著鐵路將各車站的用電貫通起來,延伸向遠方的鐵路軌道就是電力工人們行走的方向。

      炎炎夏日驕陽似火,大功率用電數量急劇上升,為了保障用電可靠,電力線路工暑季設備檢修維修作業也隨之增多。他們身穿顏色鮮艷的“黃馬褂”,也不能戴輕便舒適的遮陽草帽,厚實的工作服是為了減少觸電帶來的傷害,笨重的安全帽則避免墮物砸傷的風險,但透氣性差是它們共有的特點,穿上一分鐘,瞬間都是汗,更別提還要在烈日下電線桿上工作了。

      爬電桿是電力線路工的基本功。一座座聳立的電力桿塔低則9米高則20多米,從桿頂往下看不禁讓人心里發慌,輕輕一陣微風也會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而克服這些恐懼只是成為電力線路工的第一步。在電桿頂部作業,僅有的安全措施就是一對纖細的登高腳扣和一條緊綁在腰間的安全帶,檢修作業一干起來就是幾個小時,再加上烈日的暴曬,衣物的厚悶,仿佛整個人浸在水中全身濕透,沒有充足的體力那可干不來,等到電力工們從電桿上回到地面,已是大汗淋漓。

      暑運期間惡劣天氣頻發,用電負荷劇增,對電力線路的巡視檢查工作帶來了不小的挑戰,電力供電線路往往橫跨河流、穿越叢林、翻過山丘,電力線路工們要求做到件件設備、根根電桿到位檢查,每一個細節都不容放過,通常一巡視就是一整天。他們踏著晨曦出發,高溫酷暑從不間斷,跋山涉水、翻山越嶺、蛇蟲鼠蟻都已習以為常,累了便靠著老樹歇息會兒,餓了吃點干糧喝點白開水,披星戴月拖著疲倦的身子歸來時,厚實的工作服上都泛起一層汗鹽。

      對得起每一滴汗水

     “我們就像‘啄木鳥’一樣,把脈鐵路電力線路,發現問題,及時對癥治療。你可知道我們最自豪和欣慰的時刻是什么時候?”90后小伙李貞炎剛剛結婚,老家遠在山東,穿著厚重的工作服,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每次看見列車從我們剛剛作業完畢后的地點安全平穩通過時,心里就會覺得特別欣慰,那平安順暢的歸家旅途里也有我們的每一滴汗水。一天的勞作結束后,我們坐在大樹下草叢中,吹著熱烘烘的微風,和并肩作戰的工友們一起談笑風生,那感覺特別充實。”

      今年56歲的王秀軍被稱為“活地圖”,電線桿在哪個地方有什么問題,他掃一眼就知道。1988年王秀軍退伍后就來到了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合肥供電段六安供電車間工作,這一干就是31年,今年10月他就要光榮退休了。干了一輩子電力線路工的王秀軍回憶起往昔,感慨萬千,旅客們看到的線路、信號燈,只是鐵路設備的冰山一角,鐵路供電配電所有數百個機柜,接線線頭有上千萬個,只要有一個出了問題,鐵路運行顯示就會異常,電力線路工必須爭分奪秒地分析,是哪里出了什么問題,然后迅速將故障排除。小組里有一半都是王秀軍的一手帶出來徒弟,他們都像自己孩子一樣,車間學技練功氛圍很濃,他們沒有過多的豪言壯語,卻踏踏實實地干好每一項本職工作,在平凡崗位上任勞任怨、默默奉獻。

午餐時間到了

午餐時間到了

     “我們車間下轄六安電力工區和姚李廟電力工區兩個工區,37名員工,我們的電力線路工都很年輕,來自五湖四海,祖國大江南北,最遠的來自吉林省,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朝氣蓬勃,非常肯吃苦。”六安供電車間書記徐磊介紹道,“我們的主要擔負寧西線、合武線的運輸生產供電任務,所轄電力線路446.696公里,10kv(及以上)變配電所2座,箱式變電站21座,車間變電所5座。”

對于過年過節,很多堅守的鐵路人看得很淡,黃亮亮說,“我們一年365天無間斷24小時值班,隨時應對突發的電力故障,冬天夜里再冷20分鐘之內也要穿好衣服帶起家伙,干活走起,夏天就更不用說了,很多人都不回家過年,我們也都習慣了。” 黃亮亮介紹道,暑運期間車間更忙,如果遇上大風暴雨天氣,那就更不用說了。

      在徐磊看來,每個電力線路工都像那鐵軌上的一顆螺絲釘,旅途平安就蘊藏在他們一次次細小瑣碎的敲敲打打中,雖然單調,但溫暖而堅定。

聲明: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鐵道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jxy

jxy

推薦語:鐵道網專職小編,上得了廳堂,寫的了文章,喜歡的老鐵們點贊訂閱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狼人干综合影院福利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