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e8i0s"></rt>
<tr id="e8i0s"><xmp id="e8i0s"><object id="e8i0s"><wbr id="e8i0s"></wbr></object>
<rt id="e8i0s"></rt>
<code id="e8i0s"><wbr id="e8i0s"></wbr></code>
<rt id="e8i0s"></rt>
<tr id="e8i0s"><xmp id="e8i0s">

高溫下的風景丨探訪松陽大山里的鐵路人:汗水與孤獨,澆筑成鐵路

0 jxy jxy 來源: 浙江新聞

“嘀”,53℃!這是烈日下,頭頂安全帽的溫度。熱浪滾滾中,我們來到位于浙西南的松陽縣,探訪在大山里造鐵路的建設者們。

白天,他們與烈日高溫對抗,在施工現場來回穿梭,為大動脈建設揮灑汗水;夜晚,他們枕著鳥鳴蛙叫,承受著對家人思念的煎熬。那些流下的汗水,那些內心的孤獨,最終化為一條條鐵路,承載起一方人的希望。

近日,我們先后3次走進大山,記錄了這群筑路人的日常工作,感受他們的內心世界。

施工中的衢寧鐵路松陽段。拍友 李慧馬 攝 陳仰東制圖

狀態:頭頂烈日,一天要喝8升水

上午9時,我們抵達衢寧鐵路松陽站房施工現場時,技術主管、山西人王偉正在檢查旅客通道混凝土的澆筑情況。“從昨晚開始澆筑,今天早上6時剛完成。”他一邊檢查一邊介紹說,因為夏季溫度高,混凝土凝結較快,容易因搗固不良,造成蜂窩、麻面等質量問題,所以一般都會選擇在夜間進行施工。

現在,白班的工人們正蹲在地上抹水泥,T恤衫早已被汗水浸濕,緊貼在后背上;有人干脆脫了外衣干活,曬得黝黑的后背,在陽光下閃著亮光。粗粗數了一下,他們每分鐘需重復刷、抹60多次。

“工作雖然辛苦,但容不得一點馬虎。以后旅客們在松陽站下車,都會經過這里,工程質量必須過關。”王偉說。王偉雖是北方人,但長得短小精干,皮膚黝黑,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

施工場地位于山前的沖積平原,一眼望去,十分空曠,沒有一處陰涼地。我們看到,汗滴源源不斷地從王偉的額頭上冒出來。

“技術主管都要在工地嗎?”

“基本都在,得給工人們作指導。比如那邊的扶壁式擋墻,綁的鋼筋間距如何、數量夠不夠、種類對不對,都要看著點。”

他手上還提著一個公文包。我們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他有點不好意思,說工地灰塵多,“這包臟兮兮的”。打開包,里面是手電筒、卷尺、筆記本、圖紙和筆。本子里記著每天的施工情況、人員出勤情況以及遇到的問題。

“夏天這么曬,覺得辛苦嗎?”我們問道。

他說:“熱,不過已經習慣了。”摘下無名指上的婚戒,我們才發現,他原本白皙的膚色,與周圍的黝黑形成了鮮明對比。

“你們看那邊,電焊工更辛苦。”他指著成捆鋼筋里的人影說。

他不說的話,我們都還沒發現,鋼筋密密麻麻捆扎而成的立方體里,竟然還有個工人!他戴著防護罩和手套,腳踩一節節鋼筋,在不足1立方米的空間內進行焊接作業。焊接時火花四濺,熱氣直往頭上竄。

在工地待了不到20分鐘,我們已經汗流浹背。電焊工此刻接受的“烤”驗,真是令我們難以想象。“他們一次要在鋼筋籠里待好幾個小時,出來的時候臉都是通紅通紅的,衣服能擰出水來。”王偉補充說道。

跟技術員們聊了沒多久,我們感覺到口干舌燥,喉嚨里似乎有火在燒。還好工地免費提供清涼解暑的松陽端午茶,大家都喝了好幾杯。在工地負責綁扎鋼筋的曾慶博提著一個兩升的大水壺來打水。他告訴記者,夏天太曬太熱,每個工人每天起碼得喝4大壺水,“相當于8升水,這樣才能扛得住這毒辣的日頭。”

衢寧鐵路上源口特大橋架設。 拍友 陳建輝 攝

困難:不怕炎熱,卻因思念而孤獨

中午11時,我們來到位于衢寧鐵路松陽段的安民鄉施工現場,這里正在修筑鐵路橋和隧道。剛下車,就見到了一工區的負責人孟慶叢和安全員趙磊。

“天這么熱,你們還來吃苦!孟哥帶你們轉轉。”孟慶叢見到我們有些驚訝。那天中午的太陽,明晃晃地讓人睜不開眼。

抬頭看,安民溪大橋已實實在在地展現在了我們的眼前。4個橋墩傲岸挺立,3段橋身向兩邊延伸,似乎即將合攏。

“我們采取掛籃施工,用現場澆筑混凝土的方式來建造,前幾天剛澆筑了一段,有些工人在取模,有些還在造模。”順著孟慶叢手指的方向看去,鋼管筑起的高架上,有幾個戴著安全帽的黑點或站或蹲,各自忙活手頭的事情。

孟慶叢說,那是工人們拿著扳手在安裝鋼管。烈日炙烤下,鋼管燙手,工人們在高架上一待就是半天,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濕,濕了又干。

“收工的時候,背上、胸前都是鹽巴。”孟慶叢笑笑,說他們是大動脈的代“鹽”人。

面對烈日下施工的苦,這個東北漢子沒有過一句怨言。什么是最苦的?他放低聲音說道:“既然選擇了干工程,就選擇了孤獨。”

“工作10年,沒有一個中秋節能在家里過。每到萬家團圓的日子,我就會比較難過。”講到這里,原本爽朗大笑的孟慶叢,聲音變得愈加低沉。

夜晚,大山里的蟬鳴蛙叫伴著他入眠。對父母妻兒的思念,他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我就努力工作,暫時把他們忘了。”他說。

孟慶叢的兒子今年3歲,正是頑皮可愛,需要爸爸帶著玩耍的時候。但他一年只能回家1趟至兩趟。“還好有視頻通話,小家伙不會忘了我。”孟慶叢自我安慰道。他說,每天與妻兒視頻的時候,是他最放松、最幸福的時刻。

跟孟慶叢一樣,王偉也是85后,他的孩子兩個月前才剛出生。“工程緊,沒時間回家,我只在家陪了10天。”初為人父,王偉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我苦點累點都沒事,希望孩子能過得好些。”他向我們展示了自己的微信頭像:兒子把小手放到胸前,像是揮舞著拳頭發起進攻,小眼神透出一絲堅毅,像極了王偉。“看看孩子的照片,就更有動力工作了。”他盯著照片出了神。

對于大學剛畢業的趙磊而言,工地上的摸爬滾打還挺新鮮。他剛到松陽就進駐工地投入工作,每天在太陽底下來回巡視,查看有無安全隱患,檢查安全措施是否到位,一周工作下來就黑了好幾個色度。“晚上跟媽媽視頻,她說我曬成黑炭了,不咧嘴都看不見人了。”趙磊笑著說。

趙磊在武漢度過大學時光,從繁華的都市來到寂靜的山溝溝,他坦言“有落差”,但終于成為了“社會人”,每天學習新的知識,也讓他充滿了干勁。

電焊工蜷縮在不足1立方米的空間內施工。拍友 鄭洲峰 攝

心愿:告訴孩子,這鐵路是我修的

下午2時30分,陽光仍然猛烈,山林間蒸騰的暑氣,侵入我們的每一寸肌膚,讓人無處躲藏。經過中午短暫的休整,工人們又回到了工地。

我們跟著王偉去看扶壁式擋墻建設的進展。他記得,松陽站房施工現場以前是一片茶田,周圍群山環繞,滿眼綠意。現在,擋墻已立起來,旅客通道9月份就能建好。“以后,這里將有成千上萬的旅客來往。”他覺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義,能帶給當地新的變化。

確實,松陽人民對衢寧鐵路抱著很大期待,這是松陽建縣1800年來修建的第一條鐵路。它北接滬昆、杭長鐵路、九景衢鐵路,南連沿海鐵路,建成之后將結束浙西南四縣市、閩東北區域沒有鐵路的歷史,也將改善沿線地區交通運輸環境,帶動區域經濟發展。

王偉參與過蘭新線的建設,在新疆的戈壁灘上待了一年,他覺得這也是人生難得的經歷。

走南闖北,是工程建設者的普遍狀態。青藏高原凍土層上建鐵路、伶仃洋海域里建起港珠澳大橋……每項工程的背后,都凝聚著數以萬計來自全國各地建設者的心血和付出。

寧安線、滬昆線的修建,孟慶叢都參與其中。修滬昆線時,他所在的項目部在貴州凱里的深山中,離最近的城鎮有兩個小時的山路。最糟糕的是,山里沒有干凈的水喝。他們買來大缸,取河水反復沉淀后,再用于日常生活。“那邊的條件比浙江差一些,現在我們開車50分鐘能到松陽縣城,還算近的。”他說。

在浙西南大山里修鐵路的困難也不少。山上植被茂密,壓根沒有路。他們一手拿柴刀,一手拿儀器,一點點爬上山測量放樣,確定征地紅線。再比如,隧道的埋深可以達到800米、900米,施工中常出現高壓強富水,給隧道安全掘進帶來很大困難。

孟慶叢說,埋深指的是隧道開挖斷面的頂部至自然地面的垂直距離,大概就是山頂到隧道的距離。在這么高的山底下挖隧道,還會遇到高地溫、高地應力等問題。隧道掘進越深,環境溫度越高,最高能達到43℃。工人在里頭施工,體感溫度超過50℃。

困難一個個克服,隧道一點點掘進。他覺得干這行很有意義,因為建設的東西是看得到的,“一條條隧道打通,一座座鐵路橋拔地而起,很有成就感。”

2017年,孟慶叢回家路過安徽繁昌縣,他在火車站站房前興奮地拍照發朋友圈,配文是“又回到了曾經奮斗過的地方”。

采訪最后,他說自己有個愿望:待衢寧鐵路通車后,要帶孩子坐一次火車,告訴他“這條鐵路是爸爸修的”。

【記者手記】把青春鐫刻在鐵路上

坐過無數次火車,卻第一次接觸鐵建人的生活。這群扎根在綿延大山里辛勤勞作的群體,每日如蜜蜂一般,頂著烈日和汗水,采著工作的“蜜”。

衢寧鐵路最長的隧道達17.6千米,已于2018年貫通。看到中國交通近20年發生的巨變,參與過青藏鐵路建設的老鐵建人陳卓平不禁感慨:“以前我們根本不敢相信還能有10千米長的隧道,現在都做到了。”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滿滿的自豪感。或許,這也是很多鐵建人甘愿扎根一線、揮灑汗水的原因。

鐵建隊伍里不乏85后、90后的年輕身影,他們遠離城市生活,告別親人朋友,扎根浙西南巍巍大山,將青春歲月揮灑在鐵路建設上。

站在炮坑上,望著四周緊張忙碌的施工現場,我想,當鐵路通上火車、高鐵穿越崇山峻嶺的那一刻,身后每一位鐵建人的汗水和努力就有了意義;他們所付諸的千百個日夜,所奉獻出的幾年青春,終將化成一根根鐵軌,打通一條條經濟大動脈,延伸出一條條康莊致富路。


聲明: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鐵道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jxy

jxy

推薦語:鐵道網專職小編,上得了廳堂,寫的了文章,喜歡的老鐵們點贊訂閱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狼人干综合影院福利在线观看